联系我们
电话:0311-80979718
手机:15075118169
邮箱:807112700@qq.com
网址:www.jtlawyers.cn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翟营南大街66号 联邦东方明珠3号楼1单元4层2-1-13室
律师文集
答辩状(分家协议)
点击率: 新闻来源:未知 发表日期:2017-06-12 11:49
           答辩状
  答辩人刘一,男,汉族,xx年xx月xx日生,住址:河北省石家庄市xx。
  答辩人刘二,男,汉族, xx 年 xx月xx日,住址:河北省石家庄市xx。
  答辩人刘三,男,汉族,xx年xx月xx日,住址:河北省石家庄市xx。
  被答辩人崔某某,女,汉族, xx年xx月xx日,住址: 河北省石家庄市庄市xx。
  被答辩人刘某某,女,汉族,xx年xx月xx日,住址:河北省石家庄市xx。
  答辩人因被答辩人分家析产纠纷一案提出答辩如下:
 
  一、答辩人与刘四及其父母签订的《房屋及宅基地协议书》合法有效。
 
  答辩人认为答辩人与刘四及其父母签订的《房屋及宅基地协议书》合法有效,它是答辩人家庭成员对于如何分配家庭共有财产在自愿且不违背法律规定的基础上达成的合意,是合法有效的。本案中作为家庭成员之一的刘五未参加协议书中财产的分配,是因为根据当地习俗女儿是不参与父母家财产的分配,另外在一审庭审中刘五表示自愿放弃继承父母所留遗产的权利,并认可2005年9月8日签订分家协议时在场,协议是全家人的一致意见。因此刘五未参加家庭财产的分割并不影响协议书的效力。
 
  答辩人认为《房屋及宅基地协议书》其实质是一份分家协议,协议书中所提及的房屋及宅基地为家庭共有财产或答辩人父母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因如下:(一)从协议内容的表达方式上分析,协议开头“我们兄弟四人商议,经父母同意达成协议”可以分析出答辩人与刘树会及父母认为自己对协议书中所提财产均有所有权,财产为家庭同有财产。亦或协议书中财产为答辩人父母夫妻共同财产,经父母同意后,兄弟四人可以商量如何分配,即协议书中财产为父母赠与兄弟四人财产。(二)从被答辩人提供的证明答辩人表述中“今收回崔某某取走老宅北屋三间房拆迁评估费26808元”可见答辩人三人一直认为老宅北屋房屋归自己所有,被答辩人将老宅北屋三间房拆迁评估费返还给三答辩人,可见被答辩人也认可协议书并遵守着协议。(三)协议书中的老宅是三答辩人和刘四从出生到成年一直居住的地方,1988年协议书中房产登记在刘四名下,只是因为一宅只能有一个宅基地证,老宅实质上为家庭同有财产。
 
  二、退一步讲,根据不动产登记原则,老宅为刘四个人财产,那么本案涉及协议书为赠与合同且合法有效。 
 
  1988年9月8日老宅登记到刘四名下,2000年6月8日刘四与被答辩人崔某某结婚,2005年9月8日签订关于老宅的《房屋及宅基地协议书》,协议书中刘四同意协议方案,并亲自签字按手印,赠与合同即成立。若老宅为刘四个人财产,也是其婚前个人财产,其可以自由处置,不用经被答辩人崔某某同意。因此,赠与合同合法有效,协议书上无被答辩人崔某某的签字按手印并不影响合同的效力。
 
  虽然刘四已过世,但是赠与合同作为一项基本民事合同,也应当遵循合同法的诚实信用、信赖保护原则,答辩人认为已经生效的赠与合同在答辩人和赠与人刘四之间形成了债权债务关系,即赠与人刘四有义务将赠与合同的标的物交付给答辩人,赠与人刘四在未履行合同义务前发生了死亡,但根据《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因此赠与人的继承人应履行赠与人生前未履行的义务,继续履行赠与合同,受赠人仍可向赠与人的继承人主张权利。
 
  (隐藏分析:若被答辩人提出继承人可继承赠与合同的任意撤销权,可做答辩如下:根据合同法第193条:因受赠人的违法行为致使赠与人死亡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赠与人的继承人或者法定代理人可以撤销赠与。因此,受赠人只有出现上述法律规定的情况先,继承人才能行使撤销权,本案中不存在上述情况,继承人没有撤销权。)
 
  三、《房屋及宅基地协议书》中“补助”和“补偿”均为同一意思。
 
  根据一审中被答辩人提供的证据四即桃园社区城中村改造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中用词,第四条“房屋拆迁补助及奖励、搬迁补助费、以上各项拆迁补偿费用”等,可见“补助”和“补偿”实为同一意思。另外,答辩人及父母并非法律专业人士,“补助”、“补偿”也并非专业法律词语,即使运用不当也不应致使合同部分无效,而本案涉及协议书中用词并无不当。
 
  四、一审法院重复给付错误,答辩人认可。
 
  对于一审法院判决书中第二条判决:“拆迁补偿款51123元,原告刘一、刘二、刘三各分得9743元。被告崔某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因答辩人一审中无此项诉讼请求,三答辩人也分得部分拆迁房屋补偿款,对此不再追究及请求给付。
 
  五、一审法院判决计算正确,并无错误。
 
  答辩人与刘四及其父母签订的《房屋及宅基地协议书》第二条:“经与父母商量同意,北屋三间给刘一、刘二、刘三,三人每人各20㎡,剩余北屋面积和东房及门庭有刘四所有。”第三条:“如以后宅基地面积给补助,按分房面积的比例,由哥四人相应分配补助。根据以上内容可知,本案涉及房屋、宅基地及因其置换的利益是按兄弟四人所占老宅房屋面积比例分配。从协议中可知三答辩人每人所占老宅面积为20㎡,剩余房屋面积归刘树会所有,根据被答辩人一审提供的证据6房屋分户评估报告,老宅北屋面积为62.91,总面积为108.35㎡。那三答辩人每人所占份额为20÷108.35=0.1846.即三答辩人分别在被答辩人拆迁安置补偿中占有18.46%的份额,一审法院判决计算正确。
 
  综上,被答辩人上诉理由大部分不成立,其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支持,为维护答辩人的利益,望二审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无理的上诉请求。
此致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答辩人:刘一
                                        刘二
                                        刘三
                                 2017年6月12日